公司一名财务人员透露,“赔率都是庄家算好的,久赌必输”。 记者注意到,网络赌博的充值渠道很多,包括微信钱包、支付宝、QQ钱包和银行卡转账,充值的钱只能下注,无法提现,

菲律宾网络博彩:专坑中国人的赌局

    公司一名财务人员透露,“赔率都是庄家算好的,久赌必输”。

 

 

 

    记者注意到,网络赌博的充值渠道很多,包括微信钱包、支付宝、QQ钱包和银行卡转账,充值的钱只能下注,无法提现,平台规定,只有打码流水达到充值金额的一倍,才能提现,比如充值10元,需要累计投注达到10元,余额才能提现,且提现的渠道只有转账到银行卡。

    “永诚彩票”是一个私彩盘口,玩法有重庆时时彩、北京PK10、江苏快三等,5到10分钟一期,以国内体彩、福彩的开奖结果进行赌博,和正规彩票站投注不同的是,玩家的赌资直接流入“私庄”的口袋。

 

 

 

 

    中国员工们直接将“索莱尔东方集团”称为“东方监狱”。在这里,每条规定都和钱挂钩,没有佩戴工牌,罚款5000比索(约合人民币643元),在抽烟区域外抽烟,罚款5000比索,在大楼任何区域拍照,罚款10万比索(约合人民币12860元),私人手机连接办公室WiFi,直接开除,同样意味着一笔离职赔款。

 

 

    7月中旬,记者和另外三名被“高薪”吸引而来的新员工从北京出发,拿着旅游签证和假的回程行程单,假装游客前往菲律宾。国内的招聘中介告诉大家,过海关的时候不要紧张,行为举止都要像游客。一行人先到香港逗留转机,14小时后抵达马尼拉。

 

 

    推广员不仅要假扮“美女”,还要用露骨的词汇和男网友聊天,给对方发送裸照和淫秽视频,吸引对方来看“自己”的色情直播。

 

    员工若要离职,只有先缴清赔偿公司的中介、签证等费用,才能拿回护照。“有赔几千元的,也有赔两三万元的”,李祥说,他刚来时就想走,但赔偿费用太高,不得不继续干下去。

 

    “永诚彩票”也有自行开奖的私彩,由美女直播开奖,类似快三的玩法,1分钟一期,玻璃罩内三颗骰子跳动,停下时朝上那面的点数就是开奖结果。另外还有1分钟一期的时时彩、PK10和六合彩。

    三层楼高的围墙,一米多高的带刺铁丝网,所有进出口都有挎着长短枪的警戒保安……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南部帕塞市这座名为珍珠大厦的院子,24小时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在周边全是水泥块和铁皮搭建的贫民窟里,尤为显眼,但当地人习以为常,因为由数百家网络赌博公司组成的“索莱尔东方集团”,在当地名声赫赫。

    推广员的一项工作是通过交友、兼职招聘、网赚项目、色情直播等方式,面向中国国内招赌,甚至唆使、哄骗未成年人参与赌博,同时也鼓励玩家发展下线,拉亲戚朋友参与赌博。

    (《新京报》8.13 新京报调查组)

 

 

    近日,记者通过国内中介公司招聘,作为新员工成功卧底进入珍珠大厦,一窥这个“专坑中国人”的网络赌博集团。

 

 

    鼓励玩家发展下线

 

    在马尼拉机场的约定地点,一名操香港口音的年轻男子将大家领上一辆商务车,车行十几分钟后,来到珍珠大厦停下,香港口音男子让记者下车,另外三人则被拉往“索莱尔东方集团”的总部索莱尔大厦。

 

 

 

    珍珠大厦从事网络博彩的中国人,来自国内五湖四海,此前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记者遇到年纪最小的,才刚满18岁,中专读了两年还没毕业,被亲戚的朋友介绍过来,“很想家。”

 

 

    公司只有编号

 

    劳务合同显示,编号3B的公司名字是OG集团。此后的闲谈中,多名员工向记者透露,珍珠大厦3B只是OG集团的一处办公地点,其总部在索莱尔大厦,另外在菲律宾的另一座城市,以及柬埔寨都有办公地点。

 

 

    推广员假扮的“美女”,会撒娇、卖萌、讲荤段子,想尽办法“勾引”对方来玩博彩。遇到有的人提出想听“美女”的声音,就找办公室内为数不多的几名女孩,让她们帮忙说句话,或者唱一段歌。

    直播就在网络赌博平台进行,几名女子每天固定时间进行色情直播。观看直播需要先在网络赌博平台上注册充值,才能获得观看权限。如果充值超过一万元,可以观看一对一色情直播。“边看直播边下注,又刺激又赚钱”,推广员对看直播的人说。

    马尼拉国际机场向西约10分钟车程,帕塞市的季里诺大街,有一大片水泥块和铁皮搭建的贫民窟。当地人无聊时就躺在倾斜的铁皮屋顶上晒太阳,望着一旁这栋白色大楼高耸的围墙和铁丝网,还有窗口一张张异国的面孔。

 

    有的推广员混入网络交友群中,假扮“美女”找男网友聊天交友,等聊熟了再告诉对方,自己最近玩彩票,能稳定赚钱,要不要一起来玩?

    “其实就是扣你的护照,防止你逃跑。”入职后,老员工李祥(化名)告诉记者。

    这栋白色大楼就是珍珠大厦,数千名中国人,在这栋楼内从事网络博彩工作。家住附近的菲律宾人莫妮克告诉记者,“周边有成千上万中国人在网络博彩公司工作,午夜12点,会有成群的中国人涌出写字楼,上街到处买东西吃。”

    一名玩家第一次接触这种1分钟一期的彩票,就深陷其中。“这种彩票很可怕,越输越想投注,总觉得下一把能赢回来。”这名玩家已经输了2万多元,几次把App卸载了,却忍不住又重新安装了,“整天盯着一部手机,开奖、投注、开奖,太快了,根本没有冷静的时间,整个人都是呆滞的,直到账户里的钱全输完了才稍微清醒一点。”

    入职先扣护照

 

 

 

 

 

 

    珍珠大厦前面5层为办公楼,后面7层为宿舍楼。办公楼是L型布局,分布着大大小小超过50家网络博彩公司。所有公司都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公司一名财务人员告诉记者,仅3B至少有8个盘口,规模较大的盘口有“太阳城”“大发”等,月盈利都有上千万元,规模较小的盘口月盈利也有几百万元。

    经过一系列安检进入珍珠大厦后,行政人员林俊(化名)以办入职手续为由,索取了记者的护照,手续办完后,记者想索回护照,林俊称员工护照统一由公司保存。

    珍珠大厦正是“索莱尔东方集团”的主要据点之一,在这里,网络赌博公司24小时运转,被高薪诱惑来的数千国人,主要工作是通过招聘兼职、网赚及色情直播等各种方式,吸引更多中国人到博彩平台上参赌,而类似的据点,在菲律宾有数个。

    7月21日,一名中国员工联系国内招聘他的中介公司,称待不下去了,想回国。中介公司告诉他,机票费、签证费和中介费,总共需要赔偿3万元:“要么做下去,要么交钱,不交够钱,你是回不来的”。

    “只要在网络赌博上尝到过甜头,都会玩上瘾”,一名推广员说,“玩的时间长了,肯定都是输的。”他见过玩家输急眼了,扬言要跳楼,报警,还有下跪乞求的,他都直接拉黑了。

 

 

    记者被领去见一个盘口的主管。“我叫‘山鸡’,这里的人都不用真名,你也给自己取个外号”。“山鸡”看起来20多岁,福建口音,管理“永诚彩票”的推广业务。

    员工称进了“东方监狱”

    各盘口的玩法也不同,有私彩(私人坐庄的非法彩票)、赌球,也有百家乐等棋牌类玩法。一名管理人员介绍,“每个盘口都有各自的小老板,背后还有大老板,这里的老板和管理层九成以上是福建人。”记者也注意到,很多管理人员都用福建话交流。

 

    记者被分配到编号为“3B”的公司。跟国内很多普通店面一样,公司门口挂着红灯笼,玻璃上贴着狗年生肖画,前台摆着寓意招财的神兽。进门绕过前台,就是办公大厅,像一个大型网吧:八排桌椅,坐着100多名推广员,多数是年轻小伙子。房间里敲击键盘声和开奖铃声交织在一起。

    网络赌博平台的充值和提现都由财务人工操作,上述财务人员称,他们有几百张国内的个人银行卡用于转账,开户行多是各地方的小银行和农信社。

 

    公司对员工的管理和防范都很严密:办公室内,员工的私人手机一律上交,下班后才能领回,每名员工头顶都有摄像头,管理人员不时在办公室内巡视,突击检查员工的工作手机和电脑。大楼内的走廊、拐角、楼梯口到处有保安巡逻,随时可能对员工进行盘查,楼内除厕所以外,遍布无死角的摄像头。

上一篇:参与网络赌博,你真的赢不了    下一篇:2019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组委会召开公益广告公开征集活动评选结果新闻发布会